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末羊的博客

在博客中追寻快乐 在博客中真诚交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扬州评话---拆字  

2013-08-08 20:06:07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啪!”惊堂木在条桌上这么一敲,台下面即刻鸦雀无声。著名平话家---羊末羊,抬头,随着一声惊堂木,用眼朝台下这么一扫,乖乖!黑压压地一片,整个兰馨大戏院座无虚席。心想:上海人倒蛮欢喜扬州平话地蛮。

今个他身穿一袭青灰色的长衫大褂,头发朝后,梳了个大背头,坐在舞台灯下面,光头十足。只见他右手把拿着纸扇地左手地袖子管,朝上撸了一撸,喉咙里轻轻地咳了一记:“嗯…….。今个接着上回说到地茶馆店……。”

这爿茶馆店开在老街地东头,店堂里有六.七张八仙桌,几十张条凳,凳子.桌子被抹地就像上了桐油似地,乌漆墨亮。店门口上头,挂着一面旗幡,黄底红边,中间一个大大地绿字---茶。迎风招展,相当显眼。开茶馆地是个本地人---女地,人,虽说接近中年,倒也生地标致。小姑娘时,肯定是个美人胚。瓜子脸稍为有点发福,一头乌丝,梳的清清爽爽,后头盘个小鬏,一根银饰斜插;身穿小翠花的蓝布大襟褂,大翠花的蓝布围腰,干净,大方。右手提着铜壶;左手搭着一块抹布,利索,勤快。特别是那个嗓音,客人一到:里头请---三个字,韵味十足。人还没的进来,这三个字就在耳朵里绕樑,心里甜滋滋地。所谓:开茶馆地,全凭嘴一张,相逢开口笑,过后不思量。耳听八方,四面玲珑。

这天下午,来了个先生。此人身穿黑灰色长衫,戴了副圈圈眼镜,头发被风吹地有点乱,手拿一把脏兮兮地纸扇,摇晃摇晃地一只脚刚跨进门槛,老板娘地招呼声就进了他地耳朵里了。朝老板娘这么一看,嗯,果然名不虚传。老板娘把他引到一张面朝街地桌子,用抹布抹了抹长凳:“先生请坐。”一面抹桌子一面探口气地问:“这位先生面生嘛,贵姓啊?用什呢茶?来点咯什呢点心?”

这位老先生哦,你就好好地回话呢。他不,他要拿老板娘开心。

慢吞吞地打哈哈:“啊……哈,随便。鄙人免贵,姓木.易。”

老板娘一听,不好喽,开茶馆这么多年了,还没的碰到一个姓木.易地哪,不晓得什呢意思。面带微笑地:“这位先生开玩笑了,没的听说过有这个姓。”

“哦。”先生心想:是地呢,你一个女人家,没的读过书,那块晓得这个,只晓得烧水,泡茶。“来唦,我说把你听。”说着,就用食指在茶碗里沾沾,写了个“木”子;一个“易”字。“你看,这两个字加在一道,就是一个大写地杨字。所以,我就是姓杨,就叫‘木.易’杨。哈……。”说到这边,捧起茶碗,酸溜溜地喝了一口,接着就问:“我来问问你呢,你贵姓啊?”

老板娘一听,呃一喂,问我地姓还要加个“贵”字呢。“老先生找开心呢,我没的‘贵’。”

老板娘说到这边,停了下子。心想:你好把姓拆开来玩,我也把姓拆开来玩玩,“我姓二十九。”

老先生听到“二十九”三个字,差点咯把茶碗掉在地下:“二十九?!”

“是地呢,拆开来就是二十九。”

老先生心想:你开茶馆不过也就是几十年,我读书.教书比你还长地咯哪,没的听说过哪个---哦,我姓二十九,后头拖只个什呢姓字。

这位老先生到底是个老江湖,心里被堵住了,这个脸上却不变色,把个眼睛一咪。你看他那个死相,圈圈眼镜里头,眼睛一咪,本来蛮好地一根线,却成了波浪线了。把个头哦摇地像拨浪鼓,手上那把脏扇子,跟着拨浪鼓呱嗒呱嗒地摇。

老板娘看这个光景,晓得他一时三刻回不上来。说道:“杨先生,你慢慢吃茶。我烧水去。”

这位老先生还在装腔作势,嘴里头叽里咕噜地。听老板娘这么一说,睁开波浪线:“啊……哈,好地好地,你忙去你忙去。”

老板娘前脚走,他老人家就用食指在茶碗里沾沾茶水,在桌子上就画开来了,这个嘴里头还不停地叽咕:二十九,二十九。不好喽,那块有这个倒头姓唦,二十九---要么是二十八加一啊?!这,这什呢玩意头啊!就这么画画,停停。停停,画画。脏扇子摇摇,“拨浪鼓”晃晃。把个“百家姓”有可能拆地,统统拆开来,都没的找到个“二十九”。难不成她家里有个“千家姓”?

笑话!那块来的“千家姓”唦。哎,你是个读书人,拆字是按规矩拆,她那块晓得这个规矩呢。哦,她就这么随口一说,你还就当真地在这块拆起来了。你就是拆到明个早晨,也拆不到“二十九”啊!

这边归这边拆,那边的太阳快要落西了。

老板娘从里头出来,见这位先生还在。就走过来,想劝劝他。“喓,还在猜啊,算了算了,说的玩玩地,不要当真。你看,天时不早了,还不晓得你住哪块呢,好家去吃晚饭啦。”

先生这个时候,没得现前地那个神气像了。就顺着老板娘地梯子朝下说:“好呢好呢,回客栈再想,明个早上把你回应。”

这个老先生回到栈房,哪块有心思吃晚饭唦,嘴里头被“二十九”塞满来。躺在床上眼睛一闭,全是“二十九”。从晚上想到半夜,半夜里想到五更头,都不成想出个“二十九”。想不出眯一会儿吧,天已放亮了。起来,打洗干净,直朝茶馆奔去。

今个早上来茶馆,不是昨个那个样子了,跨着小方步,慢慢吞吞,一副酸样。今儿个就像杀得来地,火烧心。一头冲进茶馆,差点咯与老板娘撞个对怀。也不要老板娘招呼喽,他先跟老板娘打起招呼来。点头哈腰地:“嘿……,老板娘,你早!”也不要老板娘请坐,自己找个位子,用袖子管在长凳上抹了下子,刚要坐下去,老板娘走过来接着话头:“先生你早哦,这么早就来,为了昨个地事?你想出来啦?”

这个老板娘也是地,你就不能等先生坐下来再说吗。弄得先生站也不是;坐也不是。摆了个S造型动惮不得。

老板娘见这个熊像,想笑又不敢笑,忙说“你坐,坐下来唦。”

先生这才坐下来,把个嘴哦张的大大地,两个眼睛通过“圈圈,”盯着老板娘。老板娘被他这个样子,倒弄得不好意思了。你猜不出来,我脸上又没的写字,难不成还把我吃了。

“来哦,先生先弄点茶喝喝,有话慢慢说。”随手就倒了一盖碗茶。

“啊……,谢谢,谢谢。哈……,嗯……。老板娘哎,难为情呢,想了一夜天,没的猜出来。还得请你指点。”说着,还抱拳颠了两下子。

“真地?”

“真地呢!”先生那个拳还抱在那块。

“好地,我说把你听。”

老板娘左手把抹布一甩,搭在右肩上;右手把铜壶放在地下。她也不客气地掀开先生地碗盖,用食指沾了下子,在桌子是写了个“杜”字。“嗨嗨,我姓杜,”

这位老先生哦,看见老板娘写好个“杜”字,就傻眼了。这个“杜”字跟“二十九”浑身不搭界地吗?心里头有点噶不惬意了。抬头看了一眼老板娘,问道:“你姓杜?”

“是地,姓杜,不哄你哦。”

“我就弄不懂来,你这个“杜”字拆开来,是个木土“杜”,怎个弄出来个“二十九”呢?”

“呃一喂,先生哎,这个木子拆开来,不就是个十八吗;那个土字拆开来,就是十一。十一加十八,不是等于二十九啊?”

等老板娘把这个二十九说清爽了,这个老先生发老急了,呼地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“乖乖隆地咚,拆字那块有你这个样子拆法子地。我这个杨拆开来是木.易,你这个杜字,拆开来是木.土。有你这个拆法子, 我八辈子也猜不出来啊!”把拳一抱:“玩不过你,好啊!?”两手朝后一背,头左右摇晃,招呼都不打,朝门外姗姗而去。

老板娘站在那块,看着老先生的背影。“咦,什呢玩意头啥!弄得玩玩地,还当真起来了。”

“啪!”羊末羊说到这块,把个惊堂木一扑。说:“故事到此结束,要知事后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各位(抱了抱拳),请明而个再来。”站在台中央,朝下敬了个礼,走下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刘粮华  2013.8.8

注:坐在车里,打开收音机---97.2曲艺频道,星期曲艺广播会重播扬州曲艺团在兰馨大戏院演出的扬州评话,正好听到这一小段,无头无尾的拆字故事。想想蛮有意思的,就用扬州普通话改编成这个样子。不知侵权否,还是抄袭?哈哈!反正各位看过,觉得好笑你就笑一笑,所谓“笑一笑,百年少”吗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粮华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