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末羊的博客

在博客中追寻快乐 在博客中真诚交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狗狗 樟树 鸡 (五)  

2014-01-17 22:41:21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五月,我们一起度过。在地里,因劳动而显得不平凡,在地里,深深地烙下了属于我们的一片天地。五月的地里,一颗颗树苗,出落的就像漂亮的少女,虽未丰满,也未成熟。但,凭那张张绿叶,显示出对成长的渴望,对细雨的憧憬。五月的春风,吹醒了各色各样的野花野草,只见它们伸腰抬头,争先恐后,纵情地怒放,欢快地成长。有黄色的.白色的.红色的.蓝色的,还有紫色的......真是百花争艳。花儿虽小,却无私地点缀着这块青春的土地——五彩缤纷。更有蜜蜂.彩蝶在花丛中地翩翩起舞,彰显了这块青春的土地——激情活力。

   五月的春风,夹带着花香,泥土的芬芳,一阵阵从三人的脸庞轻轻拂过。三人站在田埂上,嗅着空气中的花香,看着地里的美景,却无法感受到香与美,更无心情去欣赏,去赞美。对这三人来说,却是一个不祥的兆头。这块地,在移苗前,已请了人喷洒过两次除草剂。移苗后,才两星期,长的这么快,再有两星期肯定超过树苗,到时,野花野草就会覆盖整个树苗,白天晒不到阳光;夜晚吸食不到露水。少女般的树苗,会被折腾的腰杆不直,叶面枯黄。就凭这三人,五十八亩地,两天的时间——星期六.日,还要扣除来回路程的时间,弄到猴年马月也弄不好啊!三人短暂商议,决定把移苗的这批人再请来,他们对地里的活儿熟悉,喷洒过农药,移过苗。因苗子还小,不能用农药直接喷洒,只能人工一垄一垄的除,得多叫几个工人,关照他们,除草时要当心树苗。吃好中饭,下午开工。三人分头作业:单龙去联系找人,莫羊烧饭,丁卯准备农具。

   饭后,一行十多个人,一字型在地里排开,三人也时不时地加入除草的行列。这情景比起月初——劳动节小长假的规模小多了。二十多人(雇来的),起苗的起苗,打洞的打洞,植苗的植苗,多余的人挑担运苗。三人打理着每一个环节,有条不紊地指挥布置着每个细节。休息时,三人抽着烟,站在田头,看着这忙乎的场面,既兴奋又感慨。兴奋是由这场面激起;感慨这老板不是好做的。三个塑料大棚约3万棵(成活率约80%)树苗,5天,全部搞定。可眼前,到了下午收工时,一行人只干了四分之一差。既要除的干净,又不能伤害树苗,速度是快不起来的。照这样的速度,明天再除一天,也就一半多,星期一继续除一天就差不多了。可这三人心里纠结啊,星期天可以晚点回去,星期一没人管理,这干活的质量能保证吗?丁卯要到年底下岗,这请人的事就再次推到三人的面前。

   吃好晚饭,三人继续商议着此事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些干活的人之中,挑选一个靠谱的人,托他管理,多加他5块钱一天(当时的佣工是按时按天计算,10块钱一天)。这草一定是比树长得快,估计两星期后又要除草了。最好能把这批人固定下来,多做了,他们也就熟悉了。今年也就是除草是大事,要确保树苗顺利成长,哪怕是三人之中来一个人,也能起到监督的作用。

   人算不如天算,年底的一次寒流袭来,三人就担心苗圃的事。第二天一早就打电话给老游,询问情况如何,反馈的信息是:冻死了好多。具体情况老游说不清楚。只好等到星期五晚上下去再说。两天的时间,这三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在公司里坐立不安。到了星期五一下班,单龙与莫羊,各自开着车,直奔苗圃,天大黑了。老游介绍了这两天的情况,两人心里还是没底,但天已黑,只能等明天看了再说。第二天天一亮,两人牙也不刷,脸也不洗,冲到地里查看灾情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被冻死的树苗,一米来高,光秃秃的竖在那儿,没一张树叶,表皮都已开裂,用手轻轻一碰,咔嚓一声就断了。这特如其来的打击,打的两人蹲在地里,看着一颗颗冻死的树苗抽着烟无语。本来就对这个行业不懂,外行人是摸着石头过河,可以说是冲动吧!看着书本,一步一步走来按葫芦画瓢——1月份整地,2月份搭塑料大棚,3月4月育苗,5月移苗,接下来就是与草打交道,一路走来还蛮顺的。他们哪知道,这寒流也会冻死树苗的!这两人也像被冻过了,耷拉着脑袋,香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,直到老游叫两人吃早饭,这才站了起来,说:“老游,吃好早饭,我们一起统计一下,冻死了多少。”冻死了多少!?一颗一颗数?数的过来吗?只能估计啦!吃好早饭,先估大片大片的,然后再看零星的。这样,到了下午收工时,估计的数字出来——5000出头!而且,大苗占多数。心疼啊!

   二人晚饭后,来到镇上的唯一一家浴场,桑拿房里灼热的蒸汽,熏烤着肌肤,一天的寒冷随着豆大的汗珠,滴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站在花洒下,急速的水流冲撞着每寸肌肤,一天的疲劳随着热水从头到脚流淌,顺着脚后跟的水沟,和着他人的疲劳,急匆匆地奔跑,一头挤进黑咕隆咚的阴沟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浴后,穿着浴裤的二人,闭着眼躺在二人间的休息室的榻椅上,享受浴后的舒坦,爽快。脑子里却不停地各自思忖着各自对今日之事的思索。直到有人敲着敞开的门——笃笃,二人睁开眼一看,一位小姐站在门口。“有事吗?”二人同时问道。小姐笑嘻嘻地轻声说:“老板,要不要敲背?”单龙问莫羊:“敲背?”莫羊看了看墙上的钟,时间尚早,问小姐:“怎么个算法?”小姐说:“单敲背30块,如果要特殊服务,再商量。”单龙接着说:“那好,我们就做个敲背。不过,你先泡壶茶来,我们商量点事再敲背。”然后对着莫羊说:“一天的生活做下来,也蛮累的,敲敲背,放松放松筋骨。”很快小姐就把茶泡好,回身走到门口,又回过头来,色迷迷地关照到:“快点啊!”“知道,把门带上。”二人喝着茶,抽着烟,探讨着树苗的事。被冻死的树苗叫老游抓紧拔掉,收拢起来,晒干当柴烧。下次来,再叫上几个当地人,搭两个大棚,早点育苗,多育点。争取在明年四月份移苗。种子的事,再去捡,如时间不够,能买就买一点。还有,西边一块西瓜地,27亩,到年底合同到了,跟村里谈谈,把这块地吃下来,真好是三大块,一人一块。谈到这里,这才想起丁卯。莫羊随口问道:“小丁为啥没来?”单龙:“他说他要加班。”莫羊随即说:“这次捡子,一定要他多捡一点,去年几乎是一粒没捡,到最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买了斤种子交差了事。”单龙笑了:“嘿!年轻人怕难为情,面子上过不去。”“那么今年的地租费,他什么时候交?还有,他老婆同意他合伙啦?”单龙摇摇头:“据说他老婆不同意。地租费他说跟朋友借。”莫羊皱了皱眉头,刚想说点什么,只见小姐推门进来,说:“老板,好了吗?”莫羊起身对着单龙说:“这事啊,以后再说,蛮麻烦的。”说着,二人随着小姐的身影,被引进了另外的两间单人间。噼噼啪啪的敲背声,叫人听了如醉.如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六)

   待续
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