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末羊的博客

在博客中追寻快乐 在博客中真诚交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狗狗 樟树 鸡 (六)  

2014-02-02 21:09:50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转眼到了第三年。2006年的春末夏初,风和日丽。大片的麦田,麦子已经成熟,黄灿灿的麦穗,随风摆出婀娜娇姿,麦芒在阳光的照射下,闪闪发光。金黄色的海洋,微风荡起层层麦浪,潮涌般地一波接着一波,滚滚而来。八十五亩樟树地夹在麦地之中,好似一艘绿色方舟,在金黄色的波浪里,上下起伏,破浪航行。

   三年了,从三.五寸长的树苗,现已长到一人来高了,形成了一片小树林。单龙与莫羊两人,在树林中一排一排地来回穿梭,给小树剪枝。两人像是在搞竞赛,无暇顾及其他,平时的谈笑声,忙里偷闲抽口烟,都已被忙的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地里只有脚步移动的沙沙声;修枝剪咔嚓咔嚓的声,偶尔在林中惊起几声鸟鸣。莫羊修剪完一排的最后一棵,坐在了田埂上,掏出烟,抽出一支点燃,猛猛地吸了一口,吐出,随着青烟上升,看天空,湛蓝湛蓝的,白云在悠闲地飘荡,太阳正一步步向正午靠近。时间飞逝,只才剪了几排,已近中午。嗨!莫羊长长地叹了口气,回头看看老单,还有几棵就剪好了。

   单龙剪好走出树林,伸伸腰,“吃力,吃力。比上班还要吃力,我们是做二休五。”边说边坐在了田埂上,放下手中的修枝剪,把五指伸缩了几下,点上烟接着说:“这些人,种地可以,叫他们修树枝不行,有的树枝只剪了一半,大多数没剪到底,我们现在等于是重复劳动。”

   莫羊:“是的。叫老游管着,也不行,十几个人,管的了这个,管不了那个,他也管不过来。要不这样,不要他们做了,我们自己剪。平时叫老游有空的时候也剪。”

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“唉,老单,小丁他那边有消息吗?”

   丁卯下岗已有一年多了,人——见不到,也无电话联系。

   “没有。老莫,要么你打个电话问问?”

   “我不打,要打你打。人是你推荐的,是你请来的。”

   单龙哑子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单龙看重的并不是丁卯的勤劳,而是丁卯的下岗。只指望下岗后先来苗圃,还特意去了他家,做解释。丁卯的妻子根本就没同意,一厢情愿!丁卯的孩子刚读小学,妻子无固定工作,他还要找机会,重新上岗。如果到了苗圃,机会来了,立时三刻又回不了市区,错过面试,谁担当这个责任?

   莫羊私底下与单龙也谈过此事,丁卯要是真的肯来苗圃,要不要发工资,给多少?如果我们三人都下岗,一起在苗圃上班,另当别论。现在叫他一个人在苗圃......,生活经费从哪里出,标准怎么定?丁卯下岗在家,时间长短,那是他的事。既是一个小团体,就该把事情想的周到些。为此事,单龙心里一直揣摩着,莫羊是向着丁卯的。

   “电话我倒是打过,还是春节的时候,问他来不来,他说家中有事。此后就没联系过。”

   谁的家中没事!一年之中,除了上班,就到苗圃。国庆在家休息一天;春节,大年夜休到初二,初三就赶到苗圃。一年谈的上休息的,就是这四天。

   单龙的妻子身体不好,自从养了儿子后,就没上过班,长病假在家。有时怕妻子一人在家,不放心,休息天带着妻子到苗圃上班。

   莫羊的妻子,父母都不同意弄这玩意。到了星期六.天,妻子就犯嘀咕:不要家了,去了就不要回来。口角没少发生。父母多次规劝:女儿不在身边,妻子身体不好,要顾家。又不缺钱,何必去吃这份劳苦。

   (有的人,有时就是这样,不碰南墙不回头。)

   莫羊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老单,这样吧,星期一下班,我们一起去找他,听听他的意思。确实有心要干下去的,那就叫他星期六.天跟我们来苗圃上班,不去叫他,是我们的不对。并且要他把租金交来;如有他意,干脆挑明,劝他退出算了。”

   “好的。我们也尽到心了,等了一年了。一年里一只电话都没打过,也不问问苗圃的事,好像与他无关一样。在公司里只知打牌,见了面问都不问苗圃的事。”

   莫羊满肚子的埋怨,无处可出。要不是你单龙的一厢情愿,动丁卯的糊涂心事,哪会有今天的尴尬局面。

   星期一的晚上,三人约好在茶室里见面。单龙与莫羊把已商量好的想法,全盘亮给丁卯,并想听听他的想法。丁卯听后,还是那一套:“我是想跟你们合伙做的,钱——我的朋友已经同意借给我了。现在是丈母娘出面鼓动我的妻子反对这事,叫我抓紧去找工作,我也被弄得烦死了。”

   莫羊问道:“你在外面借钱,家里知道吗?”

   丁卯回到:“这怎么能让家里知道。”

   “这......恐怕不好吧。”莫羊摇摇头继续说:“今年的钱借到了,明年呢?种树是长线投资,最起码要五年以后才能收获。”

   单龙接着话说:“老游的工资,一个月一个月的要发。除了这里的生活开销外,还要买除草剂;请短工,这一年平均每个月要两千块左右。”

   丁卯在玩弄着手里的打火机,朝两人看看,说:“我嘴笨,说不来,你们是晓得的。你们的辛苦我晓得;你们的难处我也晓得,我也难啊!”

   莫羊和气地说:“小丁,我看这样好不好,我们不为难你,也不强求你。借钱我是不同意的,这是我个人的看法。这会加重你家庭的矛盾,如有什么事情发生,难以向你的家庭交代。”

   丁卯接着说:“这个倒不搭界地,我做事我自己负责。”

   “说是这样说,如真的有事,我们会内疚的。本是一件开心的事,但!又是看不清前途的事。老单你说是吗?”

   “是的,老莫说的有道理。这件事你不妨先放一放,集中精力找工作,我们也帮你打听着,有消息就告诉你。钱,你也不要去借了,时间长着呢,等你有了工作再说。”

“是这样,我和老单商量过了,你暂时退出,对你来说,是件好事,减轻你的压力。你现在的压力不小哦,家里的压力,找工作的压力,这边苗圃多多少少对你来说,也是压力,还不如先退出,像老单说的,找工作要紧。小丁你说呢?”

“既然你们商量过了,我没什么话好说。”

“我也晓得,你心里肯定不舒服的,来日方长,等你情况好转,还是要叫你过来的。”

单龙也说:“是的是的,咱们兄弟一场,不会忘记你的。”

说到这儿,丁卯的手机响了,一看,是妻子打来的,说:“你们看,时间一长,就会电话跟踪,催着要回去。这件事,我听你们的,后会有期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单龙.莫羊一起送到门口,问道:“要不要送送你?”

“不用不用,很近的。你们也早点回去吧,再会。”

“再会。”

单龙拉了莫羊一把说:“我们再坐一会儿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两人返身走进茶室......。


狗狗 樟树 鸡 (六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七)

待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