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末羊的博客

在博客中追寻快乐 在博客中真诚交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狗狗 樟树 鸡 (八)  

2014-03-02 21:00:54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我刚开始时并没把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当作一回事,里面竟会掺杂着看似简单却而非常复杂的事,现在想想也是“顺理成章”的。

   起初单龙带着我去看地,来到浦东的外高桥附近,约五十亩地,周围都是集装箱堆场,地表几乎是看不到泥,这怎么弄?!价格是五百块一亩/年,这块地的使用寿命肯定不会长,这边刚刚把地整理好种上树,那边要市政征地动迁,到时候再去找地啊!他的意思先拿下来再说,动迁有大笔的补贴,划得来。我当时就拒绝了此类动机,态度非常鲜明地告诉单龙:要做就好好地做,不要去动这种歪脑筋,凭自己的劳作与汗水,去争自己应得的一份。要么,我们干脆就做这个行当,到处找这种即将要或者有动迁意向的土地,马马虎虎种点什么,然后就等动迁费。后来又去了一家南汇养鸽场,那倒是个名牌 ——大皇鸽。但是,资金是个大问题,起码要五百万,你再怎么样也得叁百万,钱呢?!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,这两次算是调研呢还是观察我们的火力,明摆着这种事是不能实现的。那么,为何单龙要走这两步的过程?是为了下一步到金山做好舆论准备?或者说是为了到金山做一些什么铺垫?不得其解。直到金山的事落实好,这才察觉到单龙怎么与种西瓜的很熟悉?这又使我不明白了!自己兄弟,做事没别要隐隐藏藏的,是你的亲戚,那不更好吗。而且,早两年他们就在这里种西瓜了。既有意选在金山,又何必去兜那个圈子。这就是单龙做事的风格,他不会一下子把想要做的事说给你听,总是像挤牙膏,一点一点地,轧轧苗头,再有下文。说得好听点,有点像“抛砖引玉”。用丁卯的话说就是“小农经济”。提到种西瓜的——张姓夫妇,在这里不免要说上几句。是的,他们的确没少帮助我们,星期天干活干的晚些了,就叫我们到他家吃好饭再回上海;有时在没请佣工的情况下,活儿来不及做了,他们也会帮忙做,搭塑料大棚就亏得他们的指导与帮忙。可我们也冤啊,他们走的时候,把我们的五个大棚及铁架.塑料膜,以及尼龙网.尼龙绳,少许农具,悄悄地带走了。一副大棚架,在市场上卖三千多元,加上其它的,近两万块左右没了。再说了,平时也是客来客往的,也没亏待他们。事后,我问过单龙,他说:他们走的时候也没注意,这五个棚和他们的西瓜棚放在一起的,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,这是后来的事。现在又提出要养鸡,这不是明摆着乘九月份到春节的这段时间里,想再弄一点。我直截了当地说:不行!这种说法肯定不行,如果说可以,集体的.私人的放在一起怎么可以。让他儿子参股进来,倒不是坏事,人多力量大嘛(他儿子当时没工作)。当初想让丁卯一人下来,我曾说过:让小丁一人在金山,他耐得住寂寞吗?不像我们岁数大了,无所谓。单龙就想让他的儿子与小丁作伴,参与进来。小丁在我面前极力反对:他儿子什么事都不会做,干完活,还要我烧饭给他吃,甚至洗碗。加上其他因素,单龙的糊涂心事没能实现。现在正好是个契机,把他儿子的事提出来。好啊!你儿子进来,是与我们一样,休息天下来干活,还是只投资不出力?事情放在台面上,什么事都好商量,宗旨是:不能损害集体利益。就像我起初说的:要做就做的认认真真,往大的说,当一份事业去做。或者是为退休后再创业做准备,开开心心度余年。或者,利用这片林子,有机会与他人合伙开办“农家乐”或养老院此类的实业,岂不更好。你老婆下来养鸡,另有打算,我肯定不肯。那么,作为集体的——对!作为集体的就要为她发工资,起码也得发生活费。就像当初要小丁下来的时候,提出发不发工资或生活费,你老单当时也没发表意见。现在你老婆下来,如果养这么多鸡,就当作集体的,也要发工资或生活费,看你怎样应付。你老单当初没答应对小丁的方案,难道你就冒大不韪同意给你老婆发工资?!

   交朋友好交,交好朋友难交,交知心朋友更难交!

   记得刚开始策划的时候,我把我的想法全盘说给我的老板听(老板与我的私交是弟兄)。老板听完后说:这个主意很好,世博会要绿化;就整个上海也缺绿化,不错。但是,你处交的人——不怎么样。有一点提醒你——不行的话,赶紧撤为上策。万万没想到,到最后扛着的是我。

   记得第一次在苗圃住宿,三人坐在床上闲聊,畅谈着明天的好风光。单龙说:从今以后,我们是兄弟啦!大家齐心协力,好好干,用不了几年,我们买房买车,明天杀一只鸡,烧香拜把子。丁卯附和着说:好啊!我笑笑说:这一套形式就免了,只要我们心里有兄弟就行。俗话说:“三个和尚没水喝”,千万别走上这条路,反过来说:“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”,要做有“水”喝的“臭皮匠”。事后,事实证明,亏得好没喝那个鸡血酒,那鸡血酒溶进血液里,吐都吐不出来,肠子悔青了也没用。到最后我一个人没“水”喝,只好请人挖了一口井——这是在说笑,苗圃里的自来水管是接通自来水厂的。

  我还记得,合同签好后,单龙一再嘱咐我们,办苗圃的事千万不要在公司里说,不要告诉任何人,免得找麻烦。此话也对,用的是公司的车子,用公司的车子在干私活,于情于理,此事扩散出去,不知会有什么麻烦。可他没想到的是在五年之后,帮我的人恰恰就是被蒙在鼓里——一帮要好的朋友——司机以及楼上的几个白领和我的老板。

   八年后,我铩羽而归,又回到公司开车,(老单在前一年就离开了此公司,)与丁卯聊天,每每谈到苗圃的事,小丁的口头禅“小农经济”,不绝于耳。当然,小丁是有所指向的。反思自己,当时是不是太功利了,想一口气吃出个大胖子,好好地做出一番事业出来,在同事.在家人面前,也能炫耀炫耀,别人能干的事我也能干。空手回到家里,就像失了魂似的,无所事事。这才明白“天时.人和.地利”是缺一不可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九)

   待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