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末羊的博客

在博客中追寻快乐 在博客中真诚交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狗狗 樟树 鸡 (十五)  

2014-06-30 20:55:17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昨天,莫羊加了一天班,回到家吃好晚饭,心急火燎地带着狗狗一起赶到苗圃,是为了今天——星期天,有一客户来买树。上个星期经朋友介绍,客户来看过,定好价格、树的规格,约好今天来。莫羊早早起来,吃好早饭,就站在路口,等着买家的到来。

   今天的天气也特别好,前两天还下了一场雨,对于买家来说,更利于挖树。莫羊抬头看了看天,感觉就是比城市好,天很大很大;很深很深。天比城市的天更蓝;云比城市的云更洁白。清新的空气里带着樟树的清香。莫羊贪婪的大口吸进,藏入丹田,再长长的、慢慢地带着肺里的尼古丁呼出,感觉浑身上下、经络舒畅。俗话说:人逢喜事精神爽,一点不假。看着眼前的樟树林,密密麻麻,阳光透过树枝,随着微风摇摆,零零散散地撒落在树林里。据爱好摄影者说:这是拍摄光影最好的时段。阳光下的樟树,为终于长大成才而和风起舞,娑娑的舞声,唱响明天进行曲。从捡来的一粒种子;洗泡;筛选;进温棚;上育苗床;发芽,尽心呵护到半尺来高的树苗;出温棚;下大田,与杂草争高低,与酷暑寒冬抗衡;抵御了狂风暴雨,抵御了高温缺水。五年的艰辛培育,一个个出落的亭亭玉立,妙龄少女似的,闺阁待嫁。今天,这树林里的一部分,犹如一个出嫁的女儿,手挽着父亲,走向新郎......此时的莫羊,像含了一颗青橄榄,从苦涩难咽到回味甘甜,沉浸在荣辱参半的忆海里、憧憬今后的想象中。“笛”,莫羊迷迷糊糊地听到汽车喇叭鸣笛声,眨眨眼、晃晃头、摇摇身体、定定神,只见一辆卡车从村道拐进苗圃的小道上——买家来了。莫羊把目光再次投向樟树林,依依不舍地、一棵一棵地扫视,想记住她们的芳容、特征,有朝一日或许在哪儿能再见到!

   莫羊与前来的买主打了个招呼,并交代清楚——按谈好的规格——保持林间的行距——倒树的时候不能压坏边上的树,买主一一允诺。十多个工人在工头的指挥下,只见工人非常麻利的三铲、五铲地就倒下一棵,接着,另一个工人按照固定的长度,把树梢、树枝锯掉,就剩“光棍司令”,俗称“杀头树”。莫羊在一旁惊呆了,原来挖树是这样挖的,大开眼界。一个上午,挖了近千棵。买主说要两千棵,莫羊起初还不信,现在看来信服了。吃过午饭,买主说:下午是边挖边装车。叫莫羊拿好笔、纸做记录。一车装好送走,工人继续挖,车子来了再装......  就这样,五点钟不到,第四车已装完毕,累计1700多棵。买主与莫羊钱、货交清,互相留了手机号,客道几句后,买主叮嘱莫羊:明年这个时候还要樟树,而且要大的——7到8公分的2000千棵。同时会介绍其他朋友给莫羊,说:这个林子太密了,最起码要处理掉一半。如有消息会给你电话的。莫羊非常感谢地握手道别,站在一旁,狗狗也蹲在一旁,目送着车子渐渐远去。莫羊的鼻腔发酸,就像看电影遇上悲壮的场面一样,鼻翼一扇一扇;视线迷糊了,就像在泳池里睁着眼潜水一样,眼前的景物呈水波状......车上被拉走的棵棵樟树,记载着苗圃五年来的艰辛历程。在铺天盖地的杂草丛中,寻觅棵棵树苗,手工拔除周边的杂草,幼小的树苗露出身来,接受太阳的温暖;春风的抚摸;月光的亲吻;甘露的滋润——茁壮成长。在酷暑缺水的夏日,新买来的两只潜水泵装在箩筐里,沉到西面的小河底。傍晚,通上电,整夜守着,任凭蚊虫撕咬,把《水浒》中的宋江——“及时雨”送到每一个角落。在台风暴雨过后,挽起裤腿、赤着脚巡视,边排水边把倒下的树苗扶起、夯实,用疲惫的双手,安抚棵棵幼小的心灵。在寒冬腊月...... 在...... 莫羊的心情随着西落的太阳一起沉落,带着狗狗走进灰蒙蒙的林子。狗狗临走时,把头低低、伸长脖子贴近地面,朝着远方长长地鸣一声,耷拉着尾巴跟在莫羊后面。那被挖走后留下的一个个坑,使莫羊走起来犹如醉鬼——跌跌匆匆。

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对面的和后面的浙江人——老大与老五,前来聊天,祝贺第一次生意成功。莫羊掏出香烟,以示感谢。

   买主走后的第三天就打电话给莫羊,说是介绍了一个朋友,这个星期六或星期天前来谈恰买树的事宜。莫羊答应下来,并嘱咐道:最好是放在星期天。到了星期五快下班的时候,莫羊又接到一只陌生电话,说是在网上看到的广告,(莫羊为了扩大营销面,在“绿化网”上做了免费帖子,取名为“鼎牛苗圃”。)想去苗圃看看,意向是买8公分以上的树(天哪!整个苗圃8公分的樟树不会超过两百棵)。询问莫羊是否有车过去,如有车,就在虹桥机场附近等。莫羊心想,要么没事,有事都凑到一起了。至于8公分的樟树到底有多少还不知。再说了,明、后天加班不加班,也不知。“对不起!你尊姓?”莫羊问道。“不客气,免尊,姓葛,诸葛的葛。”“葛老板,是这样的,我现在还不知明天有空没空,要不等到晚上八点以后,我给你确实的消息。”“好的。”到了六点多,莫羊在送老板回家的途中,问老板明、后两天是否要用车。一般性的情况下,作为一个专职司机,是不会询问老板的行踪,除非自己有重要的事情,不得已向老板询问。而老板也知道,司机一旦开口,说明休息天有事不想加班。这是多年来司机与老板之间达成的默契 。老板说了:没事,你忙你的。就这样莫羊笃定心宽地通知葛老板,明天一早去金山。在途中,葛老板向莫羊介绍了自己的公司,称公司如何如何的大,虹桥新机场的绿化,都是他们承包的。莫羊边开着车边应付着:我这小小的苗圃,这点树,只能作为你们大公司台子上的点心。到了苗圃,粗糙地走马观花一般,草草地谈了价格,葛老板一行(两人)准备回程。莫羊正准备发动车子送他们,葛老板的手机响了。只听见葛老板问道:你们到哪儿了?......你们开进来。......穿过小镇沿着水泥路一直向西开。......看见一片树林就是了,我在路口等你们。莫羊想他们既然有车过来接,就不用送了,也用不着客道,也没往其他的地方去想。一会儿,一台小车开了进来。又下来两人,东看看西瞧瞧,了解了苗圃的一些不在意的事情,就离去了。

   第二天,也就是星期天,李老板——第一个买主,介绍来的新买主,开着小车,后面跟着一台大车,六、七个工人,如期而到。一切按部就班,顺顺当当地挖到下午四点,累计1100棵。交谈之中,莫羊知道了这位老板姓金,是江苏吴兴的一个有着政府背景的绿化工程公司。莫羊苗圃里的樟树在后两年的交易中多数是这位金老板买去的,这是后话。金老板与莫羊钱、货交割清楚后,金老板说:我一直在这一带走动,没注意到你这里还有一片樟树林,李老板把你介绍给我的时候,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这里有个苗圃。莫羊哈哈一笑,说:好啊!现在不是认识了吗,以后还要金老板多多惠顾才是。莫羊通过这一天的接触,对金老板颇有好感,调侃地说 :你金老板是做大生意的,怎看得上区区几十亩树林。哎!金老板摆摆手说:话不能这么说,大的、小的生意都要做。朋友之间只要谈得拢,价格按市场的价格,互相信任,大家有饭吃。有的人狗屁捣捣,再便宜的我也不做。莫羊笑着说:是滴是滴,生意是做不光的,只要做得大家开心就行。莫羊看看天色催促金说:不早了,走吧,以后有机会经过这里,来看看我,我请你吃老酒。好的,那就这样啦!再会。金坐进小车扬长而去。莫羊见小车离去这才想起来手里的钱,就站在原地聚精会神地数了起来。老五在自家的门口见莫羊数着钱,走过来说:今天又弄了多少?莫羊见是老五,说:不多,没上次多,今天挖了1100棵,5500块。老五算了一下说:只卖5块钱一棵!?是的!莫羊向老五解释说:我在网上查了,市场上4-5公分的樟树也就20块左右,现在挖树的人工很贵,再加上运输费,他也就赚个4、5块钱。不赚钱人家做什么生意啊?老五好像有点抱不平似的说:种了五年的树只卖5块钱,划不来。老五摇摇头接着说:这么晚了,今天不会去啦?莫羊被老五这一提醒,赶紧说:回去哦,不回去明天不上班啦?!等一息洗洗弄弄就回去。要么在我家吃好饭再回去?老五客气地邀莫羊到他家吃饭。莫羊怎么会到他家吃饭呢,昨天早晨出来的时候,妻子再三关照,星期天回来吃晚饭,老爸老妈要来的。谢啦!不客气,莫羊谢过老五,回到自己的屋里,忽忽地先冲洗一下,顺便帮狗狗擦洗一番,换好衣服,坐上车就冲出小学堂。路过老五家门口时,莫羊放慢了速度,想起昨天的事,总感觉有点蹊跷,但又说不出蹊跷在哪儿。莫羊坐在车里想了一会儿,推开车门就朝老五的家走去。老五夫妇俩正在吃晚饭,见莫羊进来,忙招呼莫羊说:这么晚了,还是吃好了再回去吧。莫羊赶紧说:不!不!不要客气。我有点事跟你们说。老五指着一张椅子说:坐下说。并摸出支烟递给莫羊。莫羊摇摇手说:有件事拜托你们,昨天上午来的几个人,你们看到了,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头。这样,凡是我不在的时候,有人直接来挖树,或称是与我联系过买树的,都是假的,麻烦你们即刻打电话给我。老五听后立刻答应:你放心,有我们在你一百个放心。好吧,拜托!我还要赶回去,老婆在等着吃饭呢。一路上,莫羊想起昨天的事,心有余悸地反悔自己粗心,不该和盘托出苗圃目前的状况,很有可能由此而招来没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星期一上班没多久,莫羊就接到老五的电话,心里咯噔一下,果然不出预料,出事了!问清事由,莫羊与老板的秘书请了个假,叫她跟老板打个招呼。便心急火燎地开车朝金山方向冲去。一面开车一面与老郝联系,叫他赶紧去苗圃拦着这伙人;一面与当地的警署报案,说:有一伙人大白天的明目张胆的在偷树,叫警署人员赶快到现场去抓这伙人。平时一个半小时的路程,莫羊在高速公路上,高速奔驰,也顾不上探头测速(切勿模仿),只用了一小时就赶到了。一看,果然不错,就是那天后来的两个人。莫羊见老郝与村西头也是种树的老李还在(此时没见到老五与老大们),就简要地把这两个人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。老郝就指着这两人说:你们也太胆大了,知道苗圃没人,就想来捞外快啦!我们这里的村风很好的、很朴素的,容不得你们这些偷鸡摸狗的行径。回过头来对莫羊说:警署已将这两人的身份证以及驾驶员的行车证、驾驶证扣留,已返回警署。接着又对这两人说:警署关照了,剩下的事你们自己解决,解决的好,到警署拿证件去;解决的不好你们就不要回去了。几个挖树的工人听了老郝的话,哭丧着脸坐在田埂上。莫羊走进树林查看了一下,已经挖了几十棵了,细细一点——三十六棵!好快的动作。莫羊走出树林,对那领头的说:谁叫你来挖的?你们那天走,我就感觉不妙,果真,你们还真的来了,胆忒大。领头的说:我跟葛老板说过了。莫羊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骂到:放你妈的狗臭屁!这苗圃是我的还是姓葛的?现在这事怎么处理?领头的说:我确实是跟葛老板说过的,不信,你打电话给葛老板,这里面可能是没沟通好。莫羊拿出手机拨通姓葛的电话,嘟......嘟......语音提示——对方已关机。莫羊把手机给这领头的看:手机都关了!这是沟通吗?!明明是串通好了来偷树,说的好听来。莫羊与其他几人都嘲笑起来。说吧!这三十六棵树怎么处理?莫羊逼着领头的表态。领头的乖巧的说:我们就按照前天说好的价格买走。莫羊气愤从鼻腔里发出一声:哼!就这么轻松啊?也太便宜你们了。按照你们今天的行径,性质是属于偷窃!知道吗!?我出一百块一棵也不冤枉你们。现在我按照市场价二十块一棵,钱拿来走人!领头的佯装笑脸说:莫老板,你在通融通融。老郝在一旁见时机差不多了,说:你们这些人,不好好地做生意,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也做的出来!边说边对莫羊眨眨眼说:我做个老娘舅,老莫你就让让他们,十块钱一棵,交三百六十块钱给莫老板,你们装车走人!那两人听老郝这么一说,知道再搞下去,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极不情愿地交出钱,叫一起来的工人装车,夹着尾巴走了。莫羊谢过老郝和老李,晃着手中的钱说:下个星期来,我请你们吃老酒,今天还要赶回去上班,麻烦你们了。他们两人说:好的,下次来一定聚聚,我们先走了,再会。他们走后,莫羊正准备把车子掉个头回上海,老五夫妇俩回来了。莫羊赶紧下车,谢过他们夫妇俩,说:刚才怎么不见你们俩?老五笑着说:如果我们现身,这伙人肯定认为是我们打电话给你的,今后再来报复怎么办?莫羊想想也是,说:好吧,我还要赶回去上班,下次来再说。坐进车,赶回市区。

   出门闯荡江湖是需要这些社会的积累,才能提高警惕,小心翼翼,步步为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六)

   待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