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末羊的博客

在博客中追寻快乐 在博客中真诚交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扬州评话(二)  

2014-08-01 11:33:59|  分类: 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扬州评话兴起于清初,也有三百多年了。在明代万历年,就有评话艺人在南京活动了。如果从那个时候算起,乖乖!那就不是三百多年的事啦。

   扬州评话,那肯定是以扬州方言来讲说表演地。就像苏州评话一样,用的是苏州方言,道理也是一样地。

   流行于苏北地区和镇江、南京、上海等地的扬州评话,早在清朝,随着扬州的经济繁荣、交通发达,就已经具有相当地规模。但到了嘉庆年后,由于漕运改道、盐政改革,扬州评话也失去了昔日的辉煌,每况愈下。当地富商豪绅为逃避战乱,纷纷逃离本地,东迁泰州、东台一带经营谋生。扬州的评话艺人,同样为生计亦相随东迁,有的艺人向西北方向的高邮、宝应、盐城等地去谋生。这样一来,倒成全了扬州评话,演出的地域扩大了,在苏北的影响也扩大了。

   镇江与扬州一江之隔,属江南地块,不知是何缘故,两地的群众习尚一致,语音相同。许多艺人争相到镇江献艺,一时名家荟萃,倒成了扬州评话的第二根据地。

   扬州沦陷以后,经济萧条,百业凋零,听众以无心听书,书场也纷纷歇业。至解放前,原有二三百人地艺人队伍,只剩下了四十余人,惨不忍睹。一些传统的书目也随之相续失传。

   扬州评话在艺术上以描写细致、结构严谨、首尾呼应、头绪纷繁而井然不乱见长,表演讲求细节丰富,人物形象鲜明,语言风趣生动。艺人在创作和表演中还十分注重渲染扬州本地的风光轶事,具有丰厚的浓郁地方色彩。

扬州评话(二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兰心大戏院)
     星期天(7月27号),本人不顾天气炎热,吃好午饭,放弃午休,带着相机,1点半,满头大汗地来到兰心大戏院。跑进售票处问:票子还有啊?回答:没得了。没得办法,只好等退票。价钱倒不贵,分二等,20、30块钱一张。跑到戏院门口,只看到倒票的“黄牛”忙死嘞,跑到东跑到西,“票子有得多啊?”“票子要啊?”尽就做些买进卖出的行当。你还不要说,生意不错呢。一“黄牛”跑到我跟前,问:“票子有得多啊?”我笑笑,说:“没得。”哎!这黄牛接着就改口问:“咯么,你票子要啊?”我说:“要地,几钱?”他说:“50。”乖乖!涨了快一倍!我就在想了,马上就要开场了,还卖这么贵,再等一息看看。果真不错,到了1点50分左右,那个“黄牛”又过来了,说:“算了,平价把你。”“还平价呢,马上一开场,你一分钱都不值。”那个“黄牛”有点急了,“哎,朋友,我这个位置老好地,你看看。”我一看,的确不错。大热天地,想想算了,30就30吧,早点进去孵空调也蛮好的。

   说到现在,各位看官要说咯,看地什呢戏啊?说了老半天地。看官哎,你不要着急嗄,听我慢慢道来......

   这场戏是由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戏剧曲艺广播第897期《星期戏曲广播会》扬州曲艺团演出专场。二个小时的演出,其中有扬州清曲、扬州弹词,当然,少不得扬州的评话。整个演出,博得了满堂喝彩,演出是相当地成功。节目主持人大家都熟悉地,男主持——辛宁;女主持——肖亚。

扬州评话(二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
扬州评话(二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扬州清曲)
 
扬州评话(二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扬州女评话演员——谭敏)
 
扬州评话(二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扬州弹词——母子档)
扬州评话(二) - 末羊 - 末羊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扬州评话后起之秀——马伟)
       二个小时的观摩,总有点个收获吧。下面我就把扬州评话后起之秀——马伟说地一段评话中地一个小段子扩展了一下子(画蛇添足),说把大家听听(见笑)。

   ......这个人与人啊,不一样。为什呢说不一样?就这个男地与女地就不一样,是啊?老地小地也不一样。这个说得玩玩地。我要说得是这个人与人,每个地方不一样,不管是那边,他们地习性、语言、喜好各不相同。就拿我们扬州人来说,两个年大地,早晨起来在公园里打太极拳。那个拳打地哦松松垮垮,眼睛不晓得朝那块看。人家打拳要么眼睛闭起来——黑打;要么就眼睛盯着手走认认真真地打。这个就不去说他咯。边打还不停地说呢,“张大吗,听说太平桥那边地菜便宜呢。”“她嫂子哎,解放桥那边地才便宜呢。”好!一句话,把“她嫂子”走了二十分钟,赶到解放桥,才便宜一分钱。呶,你们上海人就不同了。同样是两个年大地,也是在公园打太极拳。你看,那个动作就细腻的多了。同样是边打边说:“秦家姆妈,侬手里厢咯股票各两天老好哎!”“哎!印家阿姨,侬咯股票阿不错哎!”你看看,这个档次就不是在一个水平上了。还有一种地方的人,北方——北京。先告诉你们,他们在说话,你在边上千万不能搭话......他们在说什呢东西呢?呶,也是两个年大地,在公园打太极拳,动作直爽,有劲。说话地腔调有板有眼,皇城根下地语速,不慢不紧。“老江,听说啦?中央里政治局又有谁被双规啦?”“老胡,不谈啦,一朝皇帝一朝臣。”乖乖隆地洞,说这个东西,你们那个敢去搭?搭地不好,要进去地......

   说得玩玩,让你们见笑了。

   现在的扬州评话不如以前了,面临着前所未有地困境,演出队伍萎缩,听众老年,书场陈旧,后续乏人。在扬州2块钱就能听一下午,还免费喝杯茶(上海买到30块)。扬州一些有名望的艺人,平时靠走穴,做司仪打发日子。(上海滑稽团里也有不少人是这个样子地。)这种地方小剧种,在发展的道路上如履薄冰,扎实地是困难重重。值得庆幸地是,在2006年5月20号,该曲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   衷心地祝愿该曲艺蓬勃发展,蒸蒸日上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.8.1  刘粮华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